问题库

平安银行汽车抵押贷款要押车吗

书湖先生
2021/5/3 10:23:34
平安银行汽车抵押贷款要押车吗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逃亡兔子

    2021/5/12 19:11:33

    网上购物用花呗好处。1.让没有信用卡用户有一个可以透支的额度。2.用起来方便。3.经常使用,按时还款,优惠更多。4.还款方便,只要你支付宝里面或卡里有钱,可自动还款。

  • 阿怪混电影

    2021/5/17 12:58:57

    之前曾流行过一句话:“一卡在手逍遥神州。”不管卡里有没钱,走到哪里都能刷卡是一件让人逍遥不已的事情。可是天下会有这样的好事吗?信用卡在你手里真的可以让你变得这般潇洒吗?答案并非如此。

    我们先来看看五花八门的信用卡陷阱:

    陷阱一:死卡照收年费。

    大部分银行的信用卡年费的产生与信用卡的激活情况并没有什么关系,换言之就是说在信用卡没有激活的情况下,银行一样会在一年后对该账户照常扣除年费。这就好比你到一家卖饼的摊位前闻饼也要花钱一样。

    陷阱二:“休眠”卡透支了。

    有一些马虎的用卡人将信用卡闲置了很久,于是乎就忘记了“休眠”卡年费照收的事。而一旦卡内的余额小于年费金额,银行便会按透支来处理,并且会在银行诚信系统中记录,持卡人信用就这样受到了不白之冤。

    陷阱三:还了也计息。

    人们常常会有这样的情况,最近手上资金不太宽裕,于是就顺理成章地按最低额度还款了,但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下面这件事:银行规定,如果持卡人按最低还款额还款,那么银行将仍然按照当月账单所欠全部金额计息收费,日利率为万分之五。

    现在流行的“车奴”、“房奴”等众多“奴”中,“卡奴”也是其中一员,这个词来源于台湾省,从字面大家就可以理解其意思,即信用卡、现金卡的奴隶。据记载,源自美国一些机构的巨大压力台湾自上世纪80年代开放了信用卡这一业务,进入本世纪,超过350万的人们缴纳不出信用卡债务,其中很多破产者是由于刷卡过度而破产的。

    信用卡问题已经成了社会问题,“卡奴”层出不穷,造成的直接后果便是年轻人负债累累,变相为银行打工,发展到最后,抢劫银行、自杀等类似的事件频频发生。为了不让这种情况继续恶化下去,台湾省很多大学和相关部门的研究专家不得不轮番提出减免、降息等综合解决方案。

    而现在“卡奴”这个群体正在大陆出现并增长,尤其是最近几年各大银行争先恐后地在高校内发放信用卡,“高校卡奴一族”尤为吸引人们的眼球。早在2006年一幕惨剧就曾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为了偿还信用卡的债务,一名学生不得不在学校里乞讨,而这两年矛头更是直指家庭层面。

    不久前,南京玄武区法律援助中心曾接待了这样一位可怜的母亲。她的儿子瞒着家里偷偷办了多达10张的信用卡,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透支了16万。“我该怎么办?不帮他还,难道看着他去坐牢?帮他还,我又去哪儿弄这么多钱?”无助的母亲不知所措,银行每日催款,儿子又躲在外边不回家,这位母亲几近崩溃。

    最近这样的例子不断地出现。深圳曾报导了一起80后女孩一年透支信用卡上百万,被迫寻找非法组织“以卡养卡”,最后以同事报警、父母卖房还债解决问题结局的案例。

    除这些个别极端的案例外,让人们担心的还有另一群人,国内某白领网站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近一半的都市白领都是“承担信用卡利息和负资产”,将近30%的人认为自己被信用卡“套”住了,领薪水的日子成了还款日,已是名副其实的“白领卡奴”。回顾这两年关于信用卡61 的新闻,这类题材几乎占了九成之多,原本出于善意的信用卡似乎已然成了人们的“催命卡”。

    毕业之后“人间蒸发”

    自2002年招商银行发行了第一张针对学生的信用卡之后,多家银行都纷纷效仿,瞄准了校园这块信用卡的“垦荒地”。“从银行商业的长远角度来看,这一块市场毫无疑问是深具潜力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学生信用卡的额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所以风险也便较小,而且对于长期、优质客户的发展和培养都有帮助,所以自然而然地受到银行热捧。

    据了解,学生信用卡的额度在3000元左右,与一般有工作人的1万元左右的额度相比较来说学生信用卡的额度确实是比较小的,在银行攻城掠地、争先恐后努力扩大自己客户群的时期,学生群体自然成了“抢手货”。

    “每到开学或者年底,学校就会有银行的人来推销信用卡,申请的手续很简单。”北京某高校大三学生小孙向记者这样叙述。来推销的银行工作人员,不仅会教他们怎么填写申请书可以比较快通过审批,有些人甚至还会帮助他们作弊。

    “一般信用卡都要填写父母的电话号码,这些东西都很好作弊。”

    小孙向记者讲述,他们填写的地址一般都是宿舍的,父母电话那栏填填同学的电话就可以了,只要应付过银行的审核就行,而这些便利都大大提升了大家办卡的热情。

    据调查,包括未激活的睡眠卡,学生拥有信用卡的比率高达60%,甚至有很多的学生一人持有两三张卡。正是银行工作人员不负责任的推销方式给后来只增不降的不良贷款率埋下了伏笔。

    “每年到这个时候,宿舍楼的催缴信就堆积如山。”传媒大学某宿舍楼传达室楼管向记者抱怨道。毕业生才刚刚离开学校,来自各大银行的挂号信便纷至沓来,可惜人都搬走了,到哪去找啊?

    据介绍,这已不是第一年出现这种现象,面对这种情况,到目前为止他们只能是或者退回给银行或者交给学校。而记者从一些毕业生中了解到,不论哪种方式都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我手机换号,他们怎么可能找到?”一位毕业生显得“有恃无恐”,他申请表上所留的父母的联系方式都是虚假的,而离开学校后,他就换了新的电话号,他向学校提交的就业去向也并不准确,所以他自信地认为自己很难被银行找到,“即便是找到了,只是几千块钱银行不至于为此而起诉我吧!”

    据了解,类似这种心态并不是今年才出现的,而是传自前几届毕业生,临毕业前把卡刷爆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了,尤其是很多学生还欠着助学贷款,毕业之后离开了学校也断绝和学校的一切联系,连学校的助学贷款都不打算还了,这点透支根本不算什么。

    专家提醒,实际上不还款的隐性风险依然存在,目前央行建立了个人诚信系统,系统将会记录下所有人的信用记录,如果出现信用卡欠贷的情况,就算数额很小,也都会对日后与银行的交际(比如买房时申请房贷等)产生不良影响。

    资格审批形同虚设

    比起校园推销,在已经工作了的人群中发卡人员的推广工作就更加方便简单了,一般情况下只需要稍微填写工作单位及资料就可以申请,于是发卡人员的身影遍布写字楼边、一些交通线路出口。

    据了解,由于银行间信用卡市场竞争愈演愈烈,工作在信用卡推广一线的发卡人员肩负很大的压力,发卡量直接决定他们的收入情况。一些发卡员透露,银行对于发卡员的发卡数量都有规定,通常是60~80张不等,少发便从底薪中扣钱,反之,超出也会给予相应的奖励,一般一张卡在20元左右,推广期,为了快速提高数量,银行给予的奖励会高一些,而老牌的银行则偏低。于是迫于收入的压力,这些发卡员不得不整天在外“扫楼”,通常一天会去很多栋楼,不仅每栋楼均为10层以上, 而且要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签。

    由此还产生了一种新型的组织,这种组织由多个人分别拿到多家银行的授权,然后在地铁口、写字楼旁边以及商场中集中摆设摊位,可以集中办理多个银行的信用卡,并以理财专家的姿态向申请者解说:“办理3至5张的信用卡是比较科学合理、比较优秀的资产配置方式。”风险意识被发卡人员有意无意间淡化,使申请者过于放松心态,这种不良的方式直接导致不良贷款率的迅速上升。目前,甚至“断供潮”已经在部分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上显现。一些学者分析认为,显而易见,近些年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银行纷纷放宽审批门槛、提高授信额度,在经济前景迷蒙的现今,大量吸收缺乏偿还能力的客户,这种做法的风险可能更大。

相关问题